近来二三事
近来二三事

关于博客上一篇文章是 1 月 6 日写的,半年过去了,估计登录次数还是个位数,真是阔别多日啊。 RSS 阅读器倒是每天在看,订阅了 100 个博客,如今坚持更新的活跃网站大约只有 20 个以内了。看归看,除非遇到很有话题的文章,俺很少留言,以致于被路易小叔除名。说俺无法访问,其实俺是忘记把 JI8.ME 重定向到 JIBA.ME 上来。 路易是个好同志,就冲这份坚持,俺点 100 个赞!关于手机号码这真是个纠结的事情。最初,俺是移动号码,刚到南昌时随手选的渣号,几年下来,讨厌至极,一直想换个顺眼的。加上移动资费万年不降价,去年元旦,一怒之下,换了个联通号,并通告所有联系人。然 ......

拒不服从组织安排

不知是谁的馊主意,要借用俺去专门负责“两学一做”具体工作。得知这消息的那一瞬间,心中千万草泥马沸腾了!老子工作干的好好的,每天泡泡茶看看电脑报聊聊扣扣,惬意的很,为毛要去当牛做马。今天找俺谈话,说已经向上面的上面的上面的大领导汇报过了,现在征求俺本人的意见。征求个毛啊,不先问问俺自己就汇报,这就是逼迫的节奏。有种直接提拔俺过去,再不济直接调动啊,借用算个逑?俺打感情牌,说,和现在的同事关系融洽感情深厚不舍得啊。答,这个不是问题。俺打能力牌,说,“两学一做”这么大的事情俺能力有限做不来啊。答,这个慢慢来。俺打工作牌,说,现在办公室有人怀孕了我走了还不是得再借别人啊。答,这个不用你考 ......

一个坑接着一个坑

前年了,看到小区里小朋友轮滑玩得溜,欧小宝表示心向往之。某次在超市买了双轮滑鞋,迪斯尼,299 元,也是看颜值,孩子喜欢哪个就选哪个。然后,因为俺与媳妇皆玩不来,欧小宝又手脚略笨拙,鞋子静静地躺在柜子里。眼看着快穿不住了,正好附近有轮滑俱乐部做活动,了解之后,优惠价 400 元半年,每天一个小时课程,每周六天有课,看起来挺划算,交钱报名。第二天,带着自己的轮滑鞋去俱乐部,被告知我们的只是玩具,要练习得买专业的。各种理由,比如,俺的鞋子只有 3 个轮子,专业的是 4 个,少了关键一轮。又比如,俺的鞋底刀片很薄,连接部分是塑料,专业的刀片是一体的、厚厚的。再比如,俺的鞋子穿上去腿是弯 ......

套路深不如回农村

套路单位职能走到了末路,要进行调整,人员也要重新组合。动员时,领导表示,大家都想到离家近的地方,但名额有限,为公平起见,可能采取考试的方式。原来只是表示而已。在大家填报志愿之前,新单位的人员安排已然内定,可怜兄弟们在眼泪巴巴充满期望。城市套路深, 我要回农村!采购老家没有安装宽带,媳妇回去待产后,总是蹭邻居 WIFI,信号也不好。装个宽带吧,用处也不大。想起之前买的腾讯视频小王卡,一直闲着,正好可以给媳妇看视频打发时间。看到有洋垃圾 Google Nexus 7 第二代,一直没有玩过谷歌亲儿子,试试也不错。入之。订阅取消了路透早报和纽约时报的 RSS 订阅。面对铺天盖地的财经消息 ......